公告:“小小书吧”启用最新域名“www.xxshu8.com”。按 CTRL+D 键将本站加入收藏夹!繁體
小小书吧 > 玄幻奇幻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八章 等你回家一同吃饭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八章 等你回家一同吃饭

    最后,宁夜还是展现了自己正人君子的一面,不顾身后许初烟的盛情挽留,毅然决然离开了房间。

    当然,他所不知晓的是,就算他真的动心想要留宿于此,想要留下来与许初烟干柴烈火一夜春宵,楼下一直默默关注着此处的龙流昔,也绝对会将他的三条腿全部打断,就此绝了他所有的不法念头。

    所以从某种程度而言,这次宁夜还真是福大命大劫后余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当宁夜下了电梯,走出这座五星级酒店大门之时,突然听到风中传来什么奇怪的声音——

    “大……大哥,救救……救命啊,嘤嘤嘤!”

    这声音听上去无比诡异,如果让宁夜用合适的比喻来形容,就像是伸出鬼片拍摄现场,凄惨渗人无比。

    等等?刚刚声音叫我什么来着,大哥?

    反应过来的宁夜,连忙朝着呼救声传来的方向赶去,不多时便见到了形如两块漆黑焦炭,躺在地面上奄奄一息的楚然和南宫日天两名好基友好兄弟。

    看到他们的凄惨模样,还有空气中散发着的诱人烤肉清香,实在难以想象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这两人又曾遭受过怎样的疯狂蹂躏。

    还在周围早已被设置了某种隐匿法阵,普通人根本看不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否则非得吓死一堆人不可。

    “你们……这是干啥?”

    宁夜给这两坑货稍微治愈了一下伤势,然后很是不解地问道。

    “宁夜啊,你身为带头大哥,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出头啊!”在治疗中恢复了些力气的楚然,第一时间抱住了宁夜的大腿,无比凄惨地哭诉道。

    至于为何找宁夜出头,自然不是因为他修为高过龙流昔,能够从武力上为刚刚被雷电劈得欲仙欲死的自己两人找回场子。而是因为宁夜是那头傲娇龙的男人,自然可以从某种特殊的方式上,为自己两人找回这个场子。

    “你们这个主,我真做不了,你们两个就当无事发生吧。照我看来,一定是你们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结果被龙流昔她给狠狠教训了一顿吧。”

    尽管由始至终,楚然和南宫日天都没有提是谁出的手,但是也不需要他们说,宁夜便已经猜出了肯定是龙流昔回到了江城,然后这两个坑货运气不好撞在了刀口上。

    之所以如此笃定,则是因为连身为道尊强者,修为还高过自己一线的三弟南宫日天,都毫无还手之力被蹂躏得不成人形,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强者本就寥寥无几,而那位强者只是教训南宫日天,还并没有要取他性命的意思,加上现在这两人被电成焦炭的形象,宁夜如此眼熟以前曾经看到过,所以那人的身份自然也呼之欲出了。

    明白了龙流昔回到了江城,并且刚刚就在酒店楼下的宁夜,尽管表面上很是镇定自若,但其实内心慌得要死,大呼好险好险。

    这时候,他深深为自己刚刚的坐怀不乱而庆幸!

    尽管现在的他,从名义上来讲与龙流昔只是长辈与后辈的普通关系,但是实质上两人连女儿都弄出来了,乃是一对有实无名的夫妇。

    因此,若是刚刚自己真的在上面色性大发做出些什么,那就真的是白学现场,或者说得更准确些,乃是赤果果的捉奸现场。

    那画面太美,宁夜不敢去想!

    此时此刻,他要为自己的坚守底线而点一个大大的赞!

    “我只是很是诚实地说了些大实话而已,谁知道那只傲娇龙会突然冒出来,简直坑死了!”楚然无比惆怅地哀声叹气道。

    傲娇龙?

    听到这个形容词,宁夜脑中不禁浮现出龙流昔平日里表现出的形象,这真的确实……无比形象贴切啊!

    当然,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毕竟生命宝贵值得珍惜,谁敢当着这位真龙大人的面这么说啊。

    嗯……楚然这种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坐的奇葩除外。

    “二弟啊,不是大哥说你,虽然你说得都是大实话,但是也要多多注意一些,就比如你刚刚口中所言的‘傲娇龙’,若是让她听到了,又免不了一顿乱电了。”

    宁夜苦口婆心谆谆教导着。

    三弟南宫日天此时也开口道:“放心好了,龙流昔她前辈现在已经回去了。哦对了,她临走之时,让我们给大哥你带话,说等你回家一起吃饭!”

    饶是最近感觉自己对世间事越来越冷漠,就像是要慢慢朽化成一块没有任何感情的石头,但是蓦然听到这一句“等你回家一起吃饭”,就像是触动了内心伸出的某根弦,那种无比温暖舒适的满足感觉。

    一种莫名且遥远的情绪,像是跨越了千年而来,传递到现在的身体上,使得鼻头有些酸酸的,眼眶有些湿湿的。

    不知是否是因为千年前与她相识的点滴记忆,这些日子缓缓复苏了太多的缘故,宁夜发觉自己真的变得有些奇怪了,尤其是对待龙流昔的心境和情绪上。

    按照常理来讲,自己在那幻境中的所见所闻,就像是作为看客在电影院中看电影般,前世记忆回溯属实正常,但是为何连种种情绪都一并继承了?

    如今竟然会因为她这简单的一句等自己回家吃饭,徒生出这么多的触动,心境上产生这么大的波澜。

    而且,更令宁夜觉得疑惑不解的时,身为当事人的他可以清楚感受到,尽管做出了那等霸王硬上弓的禽兽之事,但是平日里的“自己”也是个挺正人君子的人,平日里也从来不乱撩妹子,或许是遭受过至亲之人和师门背叛的缘故,平日里冷冰冰的模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在这其中,唯有龙流昔是特别的,宁夜可以感受到那份真心真意真情。

    那么问题来了,倘若是真心喜欢,为何“自己”又成了抛妻弃女的渣男了呢?这操作身为当事人的宁夜自己都没看懂没琢磨明白。

    在现在的他看来,如果喜欢自然要排除万难,与对方一生一世在一起,两人携手同归一同面对那些艰险啊?但为何要一声不吭选择离开,甚至就连一句解释理由都没有呢?

    这不是纯粹让对方伤心,甚至会让对方心生怨气,痛恨上自己么?

    说真的,还未完全恢复千年前记忆的宁夜,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他真的想把自己的“前世”抓出来问一问,他的脑子是被门板夹过了呢,还是被磨盘磨过了呢!

    这手骚操作,让宁夜自己都一脸懵逼!

    “如果是我,遇到真心喜欢的女子,绝对不会做出如此糟糕如此无良的事情,来伤透对方的心!”

    宁夜在心里如是默念着,有着一往无前斩钉截铁的坚定。

    在他看来,这便是自己和千年前前世的最大不同,足以区分今生和前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独立人格。

    至少此时不明真相的他,是如此坚定认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