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小小书吧”启用最新域名“www.xxshu8.com”。按 CTRL+D 键将本站加入收藏夹!繁體
小小书吧 > 都市言情 > 国际制造商 > 正文卷 第698章 郑培生的愿望
    在理论上来讲,离子炮的弹药是宇宙中大量不带电子的氢离子。

    这些氢离子来源于太阳辐射,太阳辐射产生的高能粒子经过离子炮周围时被离子炮收集起来,通过发射装置将高能氢离子发射出去。

    离子炮也被称为轨道炮,它通常是作为星际舰炮和反星际武器所使用。

    不过那是正常情况。南郡岛使用的离子炮不在此情况内。

    它的弹药来源于能量压缩块,廉价、高效、不产生辐射,且在使用时没有冗长的聚能时间,非常方便。

    当然,它的威力并没有因此降低,依然非常恐怖;

    相比于激光武器,离子武器的穿透力更强,且在大气、水中的衰退率,不足前者的七分之一及四分之一。

    另外,既然是“炮”,当然不可能仅仅是穿透力强悍那么简单;

    能量块里压缩的高能粒子在发射装置的改变下,可以当做炮弹一样作用在目标体上,产生10cm×10cm——1000cm×1000cm的湮灭效果。

    最关键的是,它会拐弯……

    而此时被离子炮射中的日苯捕鲨船上的船员,面对高压下喷涌出来的海水吓得魂不附体,立刻向海军军舰球员、并且试图抢救船只。

    可惜晚了。

    驾驶舱的轮机控制系统以及底层的防水层、被离子炮射的体无完肤,海水堵都堵不住。

    就在船员惊惶之下想逃到另外一艘船上的时候,那艘船也惨遭荼毒。

    离子射线闪动了数十下,无声无息间捕鲨船上多出几十个破洞出来,海水喷涌而出。

    眼看舰船已经完了,船员吓得纷纷跳水,并且拼命朝远处游去。

    这里是深海水域,舰船沉没时产生的强力漩涡、会把海面漂浮的物体拉扯进去。

    ……

    金陵。

    眼看着两艘捕鲨船渐渐沉没,韩义和沈心起身离开了餐厅。

    三天后,日苯政府公告了两艘远洋渔船在南太平洋沉没的消息,但是并没有说明是被击沉的,也没有提到南郡岛。

    两次冲突中,第一次,南郡岛分别使用了大范围大地磁暴及超声波武器;这一次更骇人,居然疑似远程“激光武器”。

    因为沉没地点在南郡岛海域,日苯政府没能进行打捞,所以不清楚是被离子武器击沉的。

    不过这依然不能减轻日苯防卫省的担忧。

    目前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大力研究激光武器,也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

    就像美国雷神公司,早在2010年就研发出激光防空武器,成功击落三架时速500公里的无人机。

    但是要知道,它只是作为防御武器,而不是攻击武器。

    想用高能武器远程攻击,首先你要解决曲率问题。

    地球是圆的,而高能武器是直线作用。

    按照这次的打击距离来计算,南郡岛的激光武器起码要部署在离地面130千米的高度。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么问题来了,对方是怎么办到的?

    你总不能违反物理定律拐弯吧!

    日苯防卫省百思不得其解。

    为防止再发生类似事件,日苯政府发出紧急通知,无论军民船只,都不得靠近南郡岛300海里海域。

    ……

    日苯捕鲨船沉没事件,虽然没在网上引来太大关注,但是各国政府却相继获知南郡岛拥有远程高能武器的消息;

    一时间,南太平洋附近局势变得紧张了起来。

    同时,作为疑似幕后黑手的韩义,也受到多国政府的高度关注。

    ……

    6月14号端午节这天,金陵大学光学物理研究所所长郑培生教授打电话给韩义,邀请他一块喝下午茶。

    韩义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郑教授待他不薄,从他还是一个无名小卒时就开始为他站台,之后也多次在公开场合力挺他;

    另外,由郑教授所主导的物理研究所,也为光子应用初期的逆推工程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是他为数不多所尊敬的人。

    下午两点半,韩义独自前往邀约地点——位于莫愁湖畔的茶楼。

    郑培生先一步到了,同来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穿着白衬衫的郑教授还是老样子,一米七左右的个子、瘦瘦的,一头稀疏的灰白相间的头发贴服在脑门上,坐在那里微微弯曲着脊背;

    韩义快步走上前,谦逊道:“不好意思郑老,还让您老人家等小子,实在是罪过。”

    看到韩义,郑培生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拍拍旁边的座椅笑道:“坐坐坐……

    他们是我去年带的博士生,薛博华跟范梦琪。”

    薛博华跟范梦琪带着兴奋的表情站起来恭敬道:“韩总好~”

    韩义笑着摆摆手,“嗯,坐坐坐。”

    郑培生看着他笑眯眯道:“我看了你们公布的无损太阳能电池数据,真得非常了不起,说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毫不为过!”

    “谢谢!郑老过奖了。”

    郑培生说:“我跟华清的李思源教授已经联名推荐你参加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奖评选。”

    “啊……又推荐啊?”韩义有些意外。

    加上今年,郑培生前后已经推荐他三次了,不过前两次都落选了。

    倒不是不够资格,而是诺奖潜规则太多了。抛开之前提到的深层次问题,单就评选本身来看看。

    首先诺奖是由瑞典的诺贝尔奖委员会,每年发出1500封推荐信,邀请1500个人推荐。

    推荐里面包含几种人,第一,欧美国家现有物理相关院校的正教授;

    第二,已经得了诺贝尔奖的人;

    第三,现在在国际上各个领域的领头学者。比如郑培生以及华清大学物理学院的李思源教授。

    然后再来说说这1500人,当中有一半的人会推荐自己,基本就是750票了,另外750票当中会非常分散,相对集中的大概也就十几票,不到二十票;

    然后从连续几轮都得到十几票、二十票的人当中挑选五个人,再仔细看他们的贡献是什么,最后由诺贝尔物理学奖委员会来做一个评选。

    那么这相对集中的二十几个人,都是谁推荐的?大部分是那些人的学生。

    中国物理学家当然也有不少人有机会被推荐,但只有一两票是不能进入评选环节的,如果你真想拿诺贝尔奖的话,还必须教出三四十位可以进入那1500人名单当中的学生。

    也就是说,你必须教出三四十位在国际上领先的学者。

    韩义他今年满打满算才28岁,上哪去教出几十位国际领先的学者?

    所以,你技术再厉害也没用,人家就是不选你,你能怎么办?

    韩义劝慰说:“无所谓。反正不管他们承不承认,也丝毫抹杀不了我们在物理学上的贡献。”

    不过郑培生显然不这么想。

    中国截止目前为止,还没有出过一位真正的诺奖获得者,他希望韩义能获取这份殊荣。

    另外,他这辈子没机会争取诺贝尔,但是交出一位诺奖学生也是一件名载史册的事情了。

    韩义名义上是他半个弟子。

    郑培生说:“诺奖不单纯是一个荣誉问题,它还会极大改变国内的学术氛围,提升人才竞争力,所以这个奖你非常有必要去争夺。

    我跟高坤、杨振林以及丁兆钟几位老先生都通过电话了,他们这次会全力支持你!”

    对面薛博华跟范梦琪两个人,此时静静的听着,心里对韩义这位名义上的师哥、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到30岁就创立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现在又要去参加诺奖评选,而且还有这么多业界大佬的提携。

    人生若此,夫复何求!